中外时政导报网(官网)

手机版

注册

登录

许蒙:如坐春风 ——仲向阳书法艺术浅谈

来源:中外时政导报网 编辑: 2018-12-10 14:34:02

 如坐春风

——仲向阳书法艺术浅谈

▼作者:许蒙

 

 

年近而立,才喜欢上书法,对我而言真是相见恨晚。书法的无穷魅力让我无法自拔,每每独自一人在书房欣赏历代书法佳作时,总是感觉自己并不是坐在书房,而是置身于变化无穷的风中。书法中的点划、间架、布白和章法像一缕缕风拂过,擦着肌肤,时而质感细腻,时而粗犷有力,时而轻柔平和,时而刺骨锥心。有时候令你手舞足蹈,欢呼雀跃;有时候让你心生怜悯,感动垂泪。

说到底,书法终究是属于人的情感表达。书法家通过毛笔在宣纸上寄托情感。把自己的人生阅历和性情寄托于此。通过书法作品,来表达自己的性情质地和人格修养。欣赏仲向阳的书法作品,就去坐在春风之中,柔和静谧、温暖清新的春风令人心旷神怡,质感强烈。

 

 

仲向阳的行草作品中有股静气,如幽兰般,不浮躁。这种静气是中国文人特有的一种气质。这种书法风格的养成,自然和仲先生长期把“二王”作为取法对象有关。众所周知,二王的书法集中体现了中国人的文化情怀。仲向阳师法正统,数十年临池不辍,坚定地走自己认定的道路,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。《圣教序》、《十七帖》、《书谱》、《九成宫醴泉铭》等经典碑帖是仲向阳心仪和竭力追摹的,尤其是在《圣教序》上用功最多。这些经典碑帖的选择自然是和仲向阳性情相投的。一般来说,行草书比较于其他书体动感更强,在流动中寻找安静,其实这是很难达到的。这就好像是一位轻功高手,在飞檐走壁的同时还能专注的在飞行中读书一样。也好像是足球中的中场指挥者,他面对对方防守球员,在奔跑中冷静处理足球的运行线路,指挥进攻方向。这种静源自于仲向阳的性格、修养和人生阅历的积淀。

 

 

同时,仲向阳的行书也很活泼。其行草书静中有动,有一种自然流动的美、从容不迫的美。书法是舞蹈,是心灵的舞蹈,是墨色在宣纸上跳舞。书法是诗歌,是生命的旋律,感动时你甚至想和书法家一起歌哭呐喊。与书法对话,与书法作品交朋友,让我受益良多。在赏读书法作品时,汲取他的正面能量,去丰富自己的生活和阅历。仲向阳用一种柔和的方式将书法中诸多对比因素统一在一起,和谐、富有秩序,如同春天的韵律。

仲向阳书法中的静也如他的性格,文质彬彬。仲向阳对书法是虔诚的,只有心存诚意才能孜孜以求。当然,这种静绝不是呆板,绝不是迟钝,而是一种清雅,一种豁达。在所有的书体中,行草书更能表达书者性情。欣赏仲向阳的行书作品,透过流动的线条,能够感受到流动中的静谧。它的线条俊雅,结体平稳,章法中正。欣赏一幅书法作品,我觉得,最少要从理性和感性两个方面去赏析,“理性”或许就是约定俗成的审美标准,这种审美标准往往是相通的,至少在同一文化背景中是相通的。我们对《兰亭序》、《蜀素帖》、《多宝塔》等著名作品都很喜欢,历代书论也都将他们封为“神品”,这其中的原因就是我们共同的审美趋向。但是,“感性”就因人而异了。所谓“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。我想,由于欣赏者的认知、修养、知识储备等方面的不同,对待某件作品的赏读也就不尽相同。但是这恰恰是书法审美或者说是书法评论的乐趣之一。

 

 

唐代书论家张怀瓘在《文字论》中说:“深识书者,惟观神采,不见字形。若精意玄鉴,则物无遗照,何有不通。”我很同意张怀瓘的观点,我们欣赏书法决不能只看某一方面,应从神韵、气度、意境中去审美。这当然要对审美者要有严格的要求。正如孟子所云:“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”。我曾多次现场观摩仲先生创作书法,笔走龙蛇,在书写的过程中不假思索,一气呵成。正如仲先生自己说的那样:“书法创作也要打腹稿,打好腹稿之后就不能拖泥带水,在行草书的创作中尤其如此。”

行草书是仲向阳先生最为擅长的书体,除了行草书,在篆书、隶书方面,仲向阳更加着重取法与行草审美风格相关的作品,可以说仲向阳通过对篆书、隶书的临习来滋养行草书,使得自己的行草线条不漂浮,更为沉稳,风格也兼容并包。如此,眼界则更加开括。《乙瑛碑》是仲先生隶书着重取法的对象,使得自己的隶书创作用笔厚实有力,沉稳雅致。

 

 

仲向阳先生的书法很有骨力,字体苍劲。可以看到仲向阳从欧阳询的书法,尤其是《九成宫醴泉铭》中吸收险峻之势、方峻之骨,为了增强“肉”感,仲向阳开始临习颜真卿的诸多法贴,比如《争座位帖》、大字《麻姑仙坛记》,从颜真卿书法中吸收宽博之态、恢弘之气、雄浑之姿,从而使他的书法秀而不薄,骨肉匀称,正好可补王字之巧而免失之于媚。

 

 

仲向阳的书法和文章是同一种风格的。所谓文如其人,字如其人,在仲向阳这里统一了。如果你把仲向阳的文章放在几篇不同作者的文章中,让熟悉仲向阳书法风格的人来挑,一定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出他的文章。这是属于仲向阳的艺术符号。丰富的知识储备让仲向阳在书法创作中信手拈来,宋代欧阳修在《试笔》中说:“作字要熟,则神气完实而有馀,于静坐中,自是一乐事。然患少暇,岂其于乐处常不足邪?”也如庖丁解牛一般。

 

 

仲向阳先生和我父亲同龄,是我长辈。又是领导干部,但从无官味。就在前几天,我随他一起接待从南京来的客人。辞别时,还专门问我怎么回家。他的为人如他的书法一样温暖。年前,我把自己临摹《多宝塔》的“作品”拿给仲先生看,以求先生赐教。他一边点评我的习作,一边鼓励我多用功。他说,书法是天道酬勤,要有“十年磨一剑”的精神,断不可三心二意。我听之记之。为了鼓励我学习书法,仲向阳先生还为我题写了“春华阁”的斋号。

我的老家坐落在大运河、古黄河的夹埝上,两面临水。我把这个斋号裱好后悬挂在老家的书房里。我欣赏着仲先生为我题写的“春华阁”,完成这篇不像书法评论的评论文章。此时,窗外的春风轻拂而过,时而鸟鸣,清脆悠远。

 

 

 

许蒙

2018年4月8日于春华阁



作者简介:许蒙,1988年9月出生于江苏宿迁。笔名夏巴、林尚声,别署春华阁、紫月斋。已在报刊发表诗文百余篇,作品入选十余种选本。

现为宿迁市阅读推广人、《书画宿迁》主编、《速文艺》主笔、宿迁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、宿迁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、宿豫区诗词协会主席

标签:

相关推荐

中外时政导报网2018/11/29

中外时政导报网2017/12/14

中外时政导报网2017/10/04

热门资讯
2017 中外时政导报网(www.zwshys.com) 版权所有

国际联网备案

京ICP备17009288号-6

本站独家宣传合作由:

南京花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。